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视觉盛宴

呼呼推荐 xiaoshiqing 1个月前 (08-04) 51次浏览 0个评论

朋友的爸爸是专业的音响商人,他说声音有很多学问,任何一点细节,都会影响声音的效果,而空间本身的条件,是最直接影响效果,如果音响真的要达到完美的声音,光有金钱是不够的;因为声音的共鸣、各声道的分工,还有声音在空间里反射,最后才是声音到达耳朵时,我们有没有感受到最完美的效果。我想起十三岁的时候,一个留学奥地利归国的老师,他说过维也纳音乐厅的“金色大厅”(Großer Saal),有全世界最好的声音效果,因为听众不管在哪个位置,都能感受到一样好的质感。前几天,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三个男女,在捷运里聊的很大声,其中一个女人说,她觉得家里音响很大、很丑,所以去连锁电器商场,买了一个时髦又轻薄,而且体积小很多的音响,她说声音可以听就好了,重点是那台音响长得很好看,有设计感…

“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比“鸟人”(Birdman)好看的地方,不是只有男主角而已;这部电影承袭导演以前的风格:异国风情带点殖民色彩、行进中的交通工具,以及总是诡异又大胆的配色。让观众像是走入幻境一样,不安又很期待。电影的开场和结局相互呼应,是一个年轻女生读一本书,到东欧的某个作家的墓前,向对方致敬;然后镜头又带著观众,倒转回20多年前的作家的一段访问,然后又倒转到40多年前,作家年轻时,曾经住在那个饭店的一段日子,然后又再倒转回70多年前“布达佩斯大饭店”最风光的时候,然后才开始讲故事,关于这间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兴盛与衰颓。也许你/你注意到了,我用了很多的“然后”,是为了向这部电影致敬,因为这部电影实在太奇怪了,让人很想和它一起搞怪一下。
1930年代,饭店经理雷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在金碧辉煌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中忙进忙出,他圆滑的手腕和舌灿莲花的口才,让他受到住客们的欢迎,这些仿佛为他而来的客人,几乎都是有钱、脆弱、孤独,没有安全感的老女人。东尼雷沃罗利(Tony Revolori )本来是个难民,因为本名很长,而且很难发音,所以干脆叫自己Zero;雷夫范恩一开始,只是把他当成一般的饭店门僮,不过Zero很快掌握饭店服务的要诀,逐渐受到雷夫范恩斯的重视。蒂达史云顿(Tilda Switon)是个80多岁的富婆,儿子和亲戚平时也不太往来,雷夫范恩斯就像她的秘密情人,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蒂达史云顿非常不安,就在她离开饭店后不久,就传出她过世的消息。原本以为只是去参加丧礼,但她生前立下的遗嘱,和嗜血的贪婪家属,把雷夫范恩斯及Zero卷入一场危机风暴中。

蒂达史云顿有个儿子,安卓布洛迪(Adrien Brody)认为母亲的遗嘱分配不公,誓言要把指定给雷夫范恩斯的画,据为己有;不过雷夫范恩斯先一步把画偷走,却在回到饭店后,被警方以“谋杀嫌疑人”的罪名逮捕入狱。在狱友的帮忙下,雷夫范恩斯和其他四个室友,挖了地道一起逃出监狱,并且靠著Zero及Zero的女友烘焙师的帮助,试图回去布达佩斯大饭店,这时的饭店因为战争爆发,成为暂时的军营。安卓布洛迪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早就雇用杀手,把所有知道真相的人,律师、遗嘱见证人等,都一一杀害,因为他深怕母亲的第二份遗嘱生效--她若死于谋杀,该份遗嘱。最后,雷夫范恩斯继承她的所有财产,包括饭店的经营权,Zero则是他的遗产继承人。长袖善舞的雷夫范恩斯,最后死在游击队的枪下,Zero虽然和烘焙师共组,也有孩子,但双双死于流感。随著时间过去,饭店不再门庭若市,年年逐渐萧瑟,但念旧的Zero每当回到饭店时,始终住在当门僮时,分配到的小房间里。
欣赏电影“欢迎来到布达佩斯大饭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它有童话般的风格,但是不时加入成人的趣味。非常饱和又不协调的色彩,还有微妙的场景调度,人物动作更是经常整齐的很逗趣;相对而言,在美国影艺学院奖中,得到诸多大奖的电影“鸟人”(Birdman),其实充其量只够资格拿到“最佳摄影”而已,其他奖项看起来,就是在修补美、墨两国濒临战争边缘的紧张关系。这部电影,把电影的美学推进了很大一步,开拓电影发展一条很特别的路。台湾人很喜欢和外国比,但是我们向各国学习,并不是恶意抄袭他人的灵感,花钱制作出另一部“欢迎来到圆山大饭店”,而是从他们的历史脉络中,避掉错误,并且找出新的视野。我还记得我的的国中历史老师,在某次开学第一堂课,要我们写下唐太宗说过的这段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虽然他是中国人,但是我们总能从中学到什么。与大家共勉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