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里尼:梦是唯一的现实

呼呼推荐 xiaoshiqing 2个月前 (08-03) 44次浏览 0个评论

 图片 图片

 

电影开始的第一分钟,就像回到不挑食的大学时光,那几年看了“灿烂时光”(La Meglio gioventù)、“大路”(La strada)、“魂断威尼斯”(La morte a Venezia ),一大堆和义大利有关的电影,当然一定有费德里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作品。那种满心期待可以征服世界的野心,早就被现实被磨光了;回想自己刚念大学的时候,还深信自己以后看义大利电影不用看字幕,但是,直到看这部电影,我还是从头到尾死盯著字幕不放。现在想起年少时的豪情壮志,忍不住热泪盈眶;遥想当年,能讲得一口流利,而且口齿清晰的义大利话,曾经是我的梦想…

纪录片导演杰哈墨林(Gérald Morin)是瑞士洛桑人,过去曾担任过50多部电影的制片,和费里尼认识之前,他是巴黎的“法国广播电视公司”(Office de radiodiffusion télévision française)的自由撰稿人,原本想要贴身采访费里尼,反而被导演找过去,当起他的秘书及电影助理。杰哈墨林参与过的电影拍摄工作,包括:“罗马”(Roma)、“卡萨诺瓦”(Casanova)及“阿玛轲德”(Amarcord)。因为和导演六年的贴身工作经历,在四十年后的2013年,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带大家认识义大利在二战后,最重要的电影人物之一。
 图片 图片

位于罗马越台伯河区“电影城”(Cinecittà)是1920年代,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为了政治宣传目的,而设立的先进电影工作专区;这段时期的财大气粗义大利电影风格,美国好莱坞完全继承下来:大场面、大明星及大制作。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虽然在义大利新写实主义的氛围中养成,但是在每一部后来的作品,都加入更多他的想像元素,甚至是各种非线性、非写实的安排,加上奇幻和超现实的场面,让很多后世影人依旧难以望其项背。我们可以想像,电影大师当道的那些年,就像今天的手机厂牌的新机发表会,不过人们今日的注意力已经转移,要什么时候才会转回来,只能掷筊问神明了。

纪录片“费里尼:梦是唯一的现实”(Sur les traces de Fellini)中,纪录全盛时期的费德里科费里尼,以及他的工作模式:他很准时、非常喜欢涂鸦,而且对细节很要求。费里尼有一些奇怪的习惯,像是总是围著两条围巾,或是在涂鸦上注记一些诡异的设计细节。他喜欢拍电影,但是讨厌写剧本,而且不喜欢等待的时间;很多人觉得他没什么耐心,但是他觉得自己人很好。杰哈墨林用镜头带著大家,去拜访费里尼生前的许多朋友,从剧组人员、摄影师、演员、理发师和他最喜欢的马戏团友人,最后是乐师。配乐大师尼洛罗塔(Nino Rota)的为费里尼电影谱曲的配乐,贯穿整部纪录片,让每个人想起,自己慕名去看费里尼电影的时光。

 图片

之前从台湾报纸的国际新闻,一个小篇幅报导中读到,由于欧美的电影业很不景气,所以罗马市政府把一部份“电影城”的土地变现;我才发现,几年前去罗马旅游的时候,竟然忘记去朝圣(更扼腕的,是我当时住的旅馆,就在越台伯河区)。大二时,教授义大利历史课的老师,建议我们去找出几个自己喜欢的名人,仔细读他/她的传记,然后和他/她学习;我大概听进老师的话了,这十年来,我就这样找了一大堆名人,读了一大堆他们的故事。其实,我现在最想问老师的问题是:“所以,我会因为读完传记,就变成一个成功的人吗?”可惜的是,那个老师几年前过世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