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林杰:霍顿考尔菲德

呼呼推荐 xiaoshiqing 2个月前 (07-31) 27次浏览 0个评论

 图片

 

J.D.沙林杰(J.D. Salinger)鼓励大家对自己诚实,写自己知道的东西。那我要诚实说,我只有看过他的“麦田捕手”(The Catcher in the Rye)三次,第一次是高二,第二次是这本书再版,我因为封面放上一位,被遮住双眼的帅哥,因为那人太帅,我就买了;第三次是在朋友家读的,我想像封面的那个帅哥,就是霍顿考尔菲德的形象。结果真相揭晓,作者自己才是那个红色帽子的男主角,好吧,这部纪录片一边播,我一边哭,一共哭了两次,其中一次还哭到抽搐。

纪录片“沙林杰”(Salinger)虽然没有J.D.沙林杰被访问的片段,但是导演蒐罗的资料令人眼花疗乱,我们几乎可以拼凑出广大读者好奇的答案;像是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J.D. 沙林杰如何写出“麦田捕手”?他用笔写的,他把稿子带到战场上,一边打仗一边写,就算遇到“诺曼第大登陆”(D-Day)和解救集中营,他还是非常努力地的一直写。第二个问题:J.D. 沙林杰有没有结婚?有!他有三段婚姻,但只有两个孩子,是第二任妻子生的。第三个问题:他为什么不接受访问。

 图片

导演夏恩萨雷诺(Shane Saleno) 几乎用了一整部电影的时间,回答我想到的第三个问题。要了解J.D.沙林杰的一生,必须从他的童年生活开始谈起,他出生在富裕的家庭,父母亲对他的关注非常多,但是求学过程就是不顺利,就像霍顿考尔菲德那样,曾经被好几间私立学校退学。父亲认为儿子应该要学会责任和纪律,所以送他去读军校,J.D.沙林杰在那时开始写作,他设定的目标,是将作品刊载在发行量第一的“纽约客”杂志(New Yorker Magzine)。但是他一直被退稿,仍旧拼命写,直到文章终于被录用的那一天,二战爆发了,更大的新闻,就这样掩盖掉他的小小希望。

就像电影中的旁白所言:“每一天都可以是上战场的第一天…可是J.D.沙林杰却在这天上战场,历史上最长的一天…诺曼第大登陆。”原本被军医验退的J.D.沙林杰,其实可以回家继续他的作家梦,他一心想要为国家服务,结果却遇到悲惨的场景,最长的一天结束后,军队中的每个单位都在清点自己的人数,他们必须马上学会坚强起来,面对众多同袍已经捐躯的现实。二战末期,德军节节败退,J.D.沙林杰所属的军队奉命打开集中营,他们看到的不是欢欣鼓舞的群众,而是一具具冰冷、受虐、绝望又发臭的尸体。就连恐怖大师阿佛烈希区考克(Alfred Hitchcock)看过美军拍摄的解救集中营纪录的场景,都痛苦到说不出话来,更何况是人在现场的J.D.沙林杰。

 图片

J.D.沙林杰对写作的渴望,和他的求生意志一样强烈,在战场上依旧疯狂邮寄自己的作品给杂志社。从军的时光他经历两段感情,第一段感情的女主角是剧作家尤金欧尼尔(Eugene O’Neil)的女儿,她后来嫁给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第二段感情是与他感情甚笃的第一任妻子,回到美国后离婚收场,据说女方是德国纳粹党人的女儿。第二段婚姻前,J.D.沙林杰和几个女生来往,年纪都比他小很多,最后选择年纪小他14岁的女性,婚后生下两个孩子。女儿曾经在媒体上表示家中的疏离、空洞,对自己造成的痛苦。儿子成年后,则成为一名演员。透露最多J.D.沙林杰的生活细节,是第三段婚姻前的同居女友,作家乔伊丝梅纳(Joyce Maynard),透过她的描述,我们得以更了解J.D.沙林杰的感情观。

 尝试写作的过程中,J.D.沙林杰不只一次将霍顿考尔菲德当作故事主角,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把成功推向一个最好的时机。战后的生活,让所有人亟欲从痛苦中挣脱,也想要找到时代的重心。“麦田捕手”出版前,依旧遭到纽约客杂志的编辑阻挠,气急败坏的J.D.沙林杰只好把手稿交给别的出版社,这部文学史上的经典著作,在整个美国掀起巨浪,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是格格不入又极度敏感的霍顿考尔菲德。这本小说出版的几十年后,美国发生的几起重大的暗杀事件,每个凶手都坚称自己是读了“麦田捕手”后,受到影响。但是J.D.沙林杰走过D-Day、集中营,看过同袍突然死去、犹太人遭到集体非人道屠杀,这哪是我们真的可以理解的?我们真的理解吗?

 图片

我看过非常多的传记纪录片,纪录片“沙林杰”(Salinger)可以称为上乘之作,难得一见的精彩纪录片。由于这部纪录片不只有详实的资料,还加上剧情片的高潮起伏,及悬疑片的紧张和不间断的提问;在模拟画面的设计,像是J.D.沙林杰的写作生活,还有作家的想像世界,都让人想到几部与作家有关的电影,或是打字机有关的片段:“2046”、“浪荡世代”及“摇滚启示录”,更增添在观影时候的趣味,让人感觉身历其境。而且这部片鼓励大众,除了小说“麦田捕手”之外,还有哪些作品也是举足轻重,背后的故事,和延伸的其他相关出版品;影片的最后甚至大胆预告,J.D.沙林杰的遗作即将在2015-2020年间出版,可能包括“麦田捕手”的续集。导演夏恩萨雷诺结束纪录片工作后,加入商业大片“阿凡达4”(Avatar 4)的制作,但就像“沙林杰”纪录片一样,都需要很长的等待时间,据说是2018年上映,谁知道呢?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