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努李维之数位任务:电影的数位革命

呼呼推荐 xiaoshiqing 2个月前 (07-23) 26次浏览 0个评论

 
 

非常有趣的纪录片“基努李维的数位任务”(Side by Side)很低调的发行DVD,然后静静地立在新北市立图书馆五楼的资料架上,然后和“汉内克导演的秘密”(Michael H. Profession: Director)被我一起借回家了。虽然我找不到基努李维(Keanu Reeves)参与这部片动机,但是他在这部纪录片中,努力为电影的昨日和未来,称职地进行穿针引线的工作。我们不难看出来他对电影相关的工作,有超乎其他同业工作者的爱;基努李维不想让自己只是个演员,他希望自己能站在这股数位革命浪潮中,扮演电影史上承先启后的其中一位先锋。

电影界这几年虽然数位的力量锐不可挡,那些曾经不可撼动的胶卷、底片公司,如今都黯然退出商业战场;但是电影人却因此分成两派:第一是非常支持数位影像工作的革新派,以及支持底片摄影的传统派。身为观众的我们在选边站之前,我非常建议先看过基努李维这位大帅哥,代替我们与许多资深电影工作者,针对这个主题的对谈。访谈对象的部分名单就放在电影海报上,像是:电影“阿凡达”(Avatar)的导演詹姆士柯麦隆(James Cameron)、“穆荷兰大道”(Muholland Drive)的导演大卫林区(David Lynch),“神鬼玩家”(Aviator)的导演马汀史科西斯(Martin Scorsese)以及“班杰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的导演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还有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以及当时还是姊弟的华卓斯基(Wachoski)姊妹。

 图片

电影是一项非常新颖的艺术,发明至今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在数位化之前,唯一储存电影资料的方式,就是“胶卷”或“底片”,这是利用镜像及感光涂料相互合作,纪录一段段瞬间画面,再透过浸泡化学药剂重新将画面显像出来。这种传工作方式成本非常昂贵,一方面是胶卷本身的成本很高,而且资料承载量不大,总会在工作过程面临底片用罄而中断拍摄。传统的后制工作更是非常惊人,早期的剪接真的是拿剪刀剪开底片,然后拿胶水把两边个画面接起来,所以影片品质就会受到伤害。但是最可怕的是电影完成后,在戏院放映的情况,因为每间电影院的放映机器状况都不相同,放映师的技术也大相径庭,所以观众能不能看到电影的原貌,完全得碰运气。

电影的数位化最普遍被接受的,就是底片拍摄的内容,以数位方式存档后进行剪接,然后在各地的戏院以数位状态放映;电影数位化的好处,不仅能确保导演的创作完整,而且每一间戏院的放映品质都相同。影像数位化的过程并不是一蹴可几,从千禧年之后,各家相机公司争相研发适合电影的摄影机,但始终没有改变电影界人士,对底片拍摄的依赖。但是拍摄科幻电影的导演很快地接受应用数位技术,让电脑第一时间就能进行后制,能将传统道具无法完成的特效,以电脑动画结合后呈现惊人的幻象。但是电影界至今,仍旧因为“视觉美感”的缘故,没有完全放弃胶卷。毕竟底片最能忠实呈现光影的美感,就像黑胶唱片一样,最能让人们体现成品之中的每一个细节。但是任何设施的数位化,都有个共同的致命问题:无法估计的成本,甚至有可能难以回收。
胶卷体积庞大,资料存量小,目前数位资料库似乎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谁能保证数位资料的保存品质,能维持的像胶卷一样精致?有没有可能目前的数位资料其实很脆弱,可能因为无法预测的外力而完全消失?电影一直都是个高成本、高技术的工艺,我们目前还存有相当份量的电影资料,也是因为电影胶卷,只要储藏在严格管控的环境中,保存百年以上应该都不是问题,但是我们却无法给予数位资料同样的保证。当然,高科技让从业人员的工作环境更安全,远离“爆破”、“车祸”或“特技动作”的危险,甚至减少场景搭建的成本,但是对我而言,电影数位化的趋势让十年间的电影,越来越难看。

即使我们看到特效发展出无限的创意,我们却越来越难看到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我们看到数位化的影像,完成我们阅读的想像世界,可是却也加深我们对现实的挫败感;我们看到电影出现和以往完全不同的面貌,但是同时那些不饱和的诡异色调,都不是灯光师调出来的,是不人性化的电脑所调出来的怪东西。如果我们这几年觉得电影很无聊,身为观众的我们要意识到自己的选择,其实一直鼓励电影公司创造更多的空虚让我们消费;我们应该要严厉的告知那些制作电影的人,虽然我们对于新事物充满热情与好奇,但是我们的忍耐是有极限的。如果电影公司觉得观众都是没品味的白痴,也许我们该团结一致,让他们体验血本无归的感觉。观众要的一向不难:好看的电影、好看的电影,和好看的电影。

 图片

基努李维唯一谈到自己的经验是这样的:他认为数位化之后,演员的工作变得更辛苦,过去在胶卷的年代,因为一卷底片拍完之后,能有简短的休息时间,也因为底片很贵,所以每个工作人员都会绷紧神经,希望一次完成,如今数位存档的机器,会让每个人有更多尝试的机会,也导致所有人必须无时无刻严阵以待,一而再、再而三,永无止境的完成工作,甚至没有一点点喘息的空间,因为数位影像的特质就是:随时重看,随时开始。这部纪录片并没有要诉说一种乐观或悲观,透过许多专业的电影人,他们全都正在定义一个很美的结论:电影是个艺术,可以接受任何形式、没有早晚,也没有极限。十岁时,和家人进戏院看的第一部电影,是1996年的“铁达尼号”(Titanic);国一,第一次自己买票看电影,是陶比麦奎尔(Tobey Maquire)主演的“蜘蛛人”(Spider-man),国二时和同学一起看完汤姆汉克斯(Tom Hanks)的“浩劫重生”(Cast Away),然后还有学校老师,课堂播放的义大利电影“美丽人生”(La vita è bella)。接著是高二和高三,我看了“四百击”(Les qutre cents coups)和张曼玉和奥利维耶阿萨亚斯(Olivier Assayas)合作的“错得多美丽”(Clean)。然后我就爱上电影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