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眼之气流-松本清张(未读可入)

呼呼推荐 xiaoshiqing 5个月前 (01-23) 34次浏览 0个评论

 图片
作者: 松本清张
出版社:新雨
出版日期:2016/05/25
[内容简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有自己无法说出口的黑暗与深沉

尽是谎言与欺骗,我,该何去何从?  在背叛与离弃下 唱出最深沉无奈的哀歌
推理巨匠松本清张 于《砂之器》巅峰后 面对社会、文坛庞大压力  将无可言说的极端郁闷 一举宣泄、喷薄而出的逆转胜作品!
对后座恣意亲昵的两名乘客,产生强烈憎恶感的年轻司机;遭到情妇背叛的老男人,隐藏内心的汹涌愤怒;警官桑木,将如何追寻因这两个男人的接点而产生的杀人事件?为了出人头地而杀害心爱的女子,但女子却奇迹般地复活,以失去记忆之姿出现在男子面前……?收录标题作〈眼之气流〉、描绘无情菁英官僚面相的〈路茫茫〉等全五篇短篇;将潜藏在平凡日常生活中恐怖的活断层,透过现代的憎恶,锐利暴露出来的推理杰作集!(以上来自本站)

很久没有看书跟写读书心得了,今天就来一篇吧。
我想松本清张这种大师中的大师等级的人物,应该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就算没看听过他,应该也听过《砂之器》吧,鬼束千寻有唱过(啊,那是《砂之盾》),这次会写这本纯粹就是因为图书馆看到新书都会想借来蹂躏一下,虽然只是新瓶装旧酒的旧书新版,但新书的味道总是香。
说真的,在这本书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社会派,我也很怕那种讲了一堆长篇大论却跟故事情节本身没什么大关联的东西,而看完这本《眼之气流》,我直觉会把它跟之前写过的,佐佐木让的《在废墟中乞求》做比较,同样是社会派,虽然后者有直木赏加持,但光从文笔、故事性、时代性与地理的考证、故事背后的馀韵以及推理小说最基本的推理性,清张大师的这本随性之作可以说是完胜,每一篇故事都有其令人感到激赏、感动或震惊。
只是说,毕竟这是一部社会派的推理小说,所以不会有什么“不可能的犯罪”的杀人诡计,大家如果能理解,就再继续下去吧,本书是一部短篇合集,分开介绍。
《眼之气流》本篇分为前后两段、两个视角,前半部是从一个乡下的计程车司机,载到了一对夸张的情侣开始,说情侣也不像是情侣,因为女方明显比男方年纪大了一些,两个人的互动也不像一般情侣般寻常,而是女方主动搭话多了些,男方则只是附和著。乘客出手阔绰,长途不搭乘火车而是计程车,显见有相当财力,但这都没什么,对于一个计程车司机而言,乘客三教九流本该司空见惯,只是这个女方对他的言语与举动多所轻视,让计程车司机相当不愉快。
因为生计,计程车司机辗转来到东京,在这里他很奇迹般地再度载到了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身旁同样跟著一个男人,但前后两个男人不一样,聪明的司机立刻意会到一件事情,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姘夫,显而易见角色栏该怎么填。然后有一连串寻人的推理,司机终于对那女人的丈夫说了他想说的话,但是丈夫的回答让他讶异不已。
前篇,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对于出轨女人的无奈与大气。至于后半段就是很寻常刑警视角办案的经过,虽然刚说了本书没有不可的犯罪,但是推理的严谨性并不差,也大概学到了说推理的本质在于对事物的观察与求证,而不是一昧的破解不可能的犯罪。
作为书名的这篇,我觉得是本书中相对比较普通的一篇。
《暗线》本书中最有感情戏的一篇,从一个出发点不断接到另一个出发点,然后爆发出一个造化弄人的事实。
故事是用书信的方式,写给另一个人看,主角在文中从自己父亲的身世提起,提出了几个疑点,为什么父亲不再回去出生地,是不是因为那里有他仇视的地方,还是有他不愿意回去的理由,但并非是这样,父亲好几次有到那里游玩的纪录,然后在解密考证的同时,慢慢地带出本篇的意外性。
这篇有很多地理的展开与时间的推算,虽然看的过程有点烦闷,但结局足够令人满意,惆怅度略高。
《结婚典礼》可以说完全没有推理的一篇,主打大概就是男女之间的执著。
主角从一场结婚典礼想到过往,曾经有一个工作上的伙伴,自己出来开公司,起初经营的很困难,但靠著坚持与多方资金援助终于成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另一半到处”遭总”,才能度过总总难关。然而,这本书其实还蛮多歧异之恋,已经成为社长的友人,虽然在人前与夫人是模范夫妻,但终究还是爆发不伦恋,与公司一个美到不像话的女职员有关系。
问题就来了,这个元配也是个超级明理的人,然后也因为明理导致社长友人做出了不明理的事情,这个时候,女人的明理却变成了导火线,是这篇故事充满张力与冲突的点。
《路茫茫》同样也是一篇没什么推理,主打还是男女之情永远充满变数。
一个人可以爱到恨,也可以恨到爱,这大概是这篇故事把这个难以理解的话必成有说服力的佐证。主角是一个政府官员,有家庭但还是搞婚外情(日本人感觉真的很爱乱搞),但随著日子过去,这个小三居然跟他说他其实也是个小王,而且她的丈夫有家暴前科,出狱后可能会捅娄子,怕事深怕地位不保的主角决定,解决这个小三。
就在主角深思熟虑的完成杀人计画后,没想到这个小三没有死,只是失忆了的出现在某个地方,主角到场确认真是那个没死成的小三,决定这次真的要好好地痛下杀手,只是计画赶不上变化,这个变化有一点超乎推理迷原本的想像,但是却非常耐人寻味。
《影》一篇关于影子作家的故事。
一个过气的作家来到了一家店,认出了他身分的店长想起了过往与那人的渊源,这个店长曾经也怀抱过作家梦,只是文人相轻一向如此,自恃纯文学作家的他不得已为了生计只好写通俗文学(我猜大概是写小说),答应帮一个因身体不适的作家代写,却意外获得了好评,而一切就如连锁效应,事情发展得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某人出包之后。
这篇也没什么推理可言,只是说道尽了身为文学创作者的一些小心酸,看得是蛮有感觉得,只是说这在台湾应该很难发生,毕竟台湾要靠专职写作谋生好像没多少人吧。
五个短篇大概提要,来替这本书总结一下,虽然感觉我刚说了没什么推理性可言,但并不是说本书没有什么推理,只是相对于《在废墟中乞求》,这本书在各方面(比如说偷情要躲、杀人要会藏)都有蛮细腻的深思熟虑,只是不若大家喜欢的破解诡计那类,故事性是绝对足够的,感觉清张大师就是很有社会历练,文笔写作也很没话说。
不过还是来点老实说一下好了,因为我个人是恐怖片的爱好者,对于一些比较耸动夸张的情节,最好有大量可怕杀人、匪夷所思的铺梗谜题那种会比较尬意,所以虽然说这本书的故事都还不错,但我还是有点跳著看,但还是再强调一次,这本书的故事在道尽社会的现实面与感情无常理上都颇有巧思,喜欢这味的很推荐看看。
个人推荐指数:6.5分(满分10)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