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战争没有女人的脸:169个被掩盖的女性声音(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心得

呼呼推荐 xiaoshiqing 1个月前 (08-14) 46次浏览 0个评论

 图片  
战争没有女人的脸:169个被掩盖的女性声音(诺贝尔文学奖作品)
У войны не женское лицо
作者: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 Святлана Аляксандраўна Алексіевіч
译者:吕宁思
出版社:猫头鹰文化
出版日:2016/10/06
 

 图片
战争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充满时代精神,散发报纸气味的官方语言,
一种是被强行掩盖的个人真实,像是女人的声音,一如战争中不该有女人的脸……
2015诺贝尔文学奖系列作百年第一人╳记者╳文献文学获奖作品授权52个国家,翻译成47种语言俄文直译繁中版2016年首度上市,由吴佳静老师(政大斯拉夫语系)审订台湾版限量作者烫金签名
因为她们是女人,不会是英雄,她们的声音也不会被听见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系列作,为时代的苦难与勇气发声
2015是二战终战70周年,2015年ISIS持续恐攻,2015年难民潮中海滩的小男孩引起全球关注,2014年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危机,普丁的强人政治再次受到注目。这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亚历塞维奇别具意义。她的文字说出了时代真相,记录了人民的苦难与勇气。本书于1985年出版,但2002年才改写完成,那些遭受谴责的片段终于得以完整呈现,说出时代的真相。
我们是女兵,也是女人
二战期间,苏联发动一百万女性上战场,过去所有绝对男性的岗位上全都有女人的身影,她们是狙击手、炮兵、坦克兵、通信兵、机枪兵、游击队员、司机、空军飞行员、伞兵、医生、护士、战地记者。
谈到战争,过去无数作品中充斥的是男性的声音。但在这里,不再有英雄,不再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壮举、琳琅满目的勋章,或光荣与胜利,那些曾与男性并肩作战却缄默不语的女性,如今,透过她们的眼睛,战争有了不一样的面孔。战争里充满的是脏污、跳蚤和流不完的血,但战争也是她们的青春、生活,甚至是初恋。
战争中没有女人的脸,战争后没有女人的声音
虽然偶尔她们也想念长发,想念裙子,甚至是一只耳环,但这统统不允许,在战场上她们被抹去了女性的脸孔。像男人一样与敌人厮杀。但战争后,她们却被要求闭口不谈战场上的真相。
当战争结束后,她们试图返回一般生活,却发现被人以奇特眼光注目,因为她们是女人,不会是英雄,甚至可能是荡妇。她们口中传述的战争不被认可,她们被教导只能说出男性视角的战争面貌。在作者访谈过程中,曾有为女性透露前一晚她的丈夫还在「教导」她如何讲述战场上的故事。这本书的出现,她们的声音终于可以揭开被遗忘的过去,那些黑暗面重创了苏联人的心灵,他们从小熟悉的「我们是胜利者」的定论,在这些残酷真相面前无立锥之地。
透过战争我们看见人性
书写的内容跨越1917年到今日,如同启示录般的文学,用多种声音篇贴出时代全景,精确描写人性与社会。不只是记录事件和事实,也是记录人类情感的历史。我们因此了解在事件中,人们如何思考、理解、记忆,他们相信与否,他们面对哪些希望与恐惧。亚历塞维奇说:假如我们不去记录,在数十年后我们会很快地忘却,或是拒绝面对。或许我们从来不明白何谓战争的真实,那不是英雄主义、家国光荣,或用战争换取和平所能掩盖的,唯有透过如此贴近真实的文字,才能让我们体悟战争的残酷。今日在世界各地仍旧不时发生战争与恐攻,处于和平地带的我们,唯有直视这些苦难,才能面对与理解,或许才能再次唤醒人性的良知,与了解生处和平地区的我们何等幸运。
 
 
 图片   
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
Svetlána Alexándrovna Alexiévich(Святлана Аляксандраўна Алексіевіч)
1948年生,记者出身。父亲是白俄罗斯人,母亲是乌克兰人。201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因为作品在国内被禁,电话被窃听,被禁止参加任何公开活动,因此她2000年离开家乡,受国际避难城市联盟协助流亡欧洲其他国家。
其作品以新文体写成,此为诺贝尔文学奖从未出现过的体裁。这样的写作技巧,来自俄国口述传统。让世人得以看见映射众多情感的世界,透过拼贴许多声音,使作品介于报导文学与散文之间,是一种记录真相的文献文学。
她每部作品都花费数年书写,访问数百人,对象跨越数个世代,从1917年到今天。可说是关于苏维埃灵魂的长篇史诗。其描绘的人性拼图和提出的问题,使其作品不仅是关乎苏联而是甚至于全体人类。
除了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与1999年赫尔得奖,其作品获奖无数,《战争中没有女人的脸孔:二战中女性的声音》获得2011波兰安格鲁斯中欧文学奖、2011波兰理查德德‧卡布辛斯基奖报导文学类。《车诺比的悲鸣》获得2005全美书评人协会奖、1996瑞典笔会图霍尔斯基奖。《二手时间:最后的苏维埃》获得2013法国文学界四大奖──法国梅迪奇奖散文类、2013德国艺文界最高荣誉──德国书商和平奖。

 
  图片
 继上回读完《我还是想你,妈妈:101个失去童年的孩子》,这是第二次接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塞维奇的作品,相较于之前,这次虽然不再是以孩童的角度去陈述战争的残暴无情,但是透过那些曾参与过二战的女性声音,我们更能体悟到战争摧毁了多少家园,让多少人感到恐惧、不安,而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不只是男性为国出征,连女性也勇敢地为国而战,尽管她们每个人都很惧怕死亡,但没有人因此感到退缩,反而是以维护乡土为荣耀,即便牺牲一切也在所不惜,这种意志与勇气是我们现在所难以想象的,然而,在读过《战争没有女人的脸:169个被掩盖的女性声音》后,便能从这些女性身上看到坚韧、强悍的一面,也间接了解她们心里那些忘却不了的伤痕。
 此时此刻的我们绝对无法了解到战争下的混乱与可怕,也不晓得在战场上将面对恐怖厮杀梦魇,然而,在看过二战期间为苏联出征的女性同胞内心所乘载数十年的痛苦回忆后,渐渐地晓得战争不只是一个血腥、暴力的刑场,也是个困住自由灵魂的无形枷锁,即便惨烈的厮杀与征战已成为历史的一部份,但对于那些曾经上过沙场或是曾见识过令人惊心动魄之前线的人们,这似乎已成了烙印在他们心中的一道黑暗疮疤,只要稍微牵动一丝回忆,便会勾起所有阴影打造的永恒痛苦。

「虽然生活在人群里,但总是形单影只,因为在死亡面前,人永远是孤独的。我能记住的就是那种阴森恐怖的孤独感。」

  没有人不畏惧死亡,毕竟我们不可能在临终前还有人与我们一同走向生命尽头,只能孤单地面对自己的死亡。在战场上,死亡不只是来得令人措手不及,更是让人觉得加倍无助、孤寂,而且若是很不幸地因重伤而延长了于垂死边缘与死神搏斗的时间,这种孤寂不仅使人心寒,更把人推向绝境的深渊,直到死神夺走最后一口气,才得以解脱因孤独而产生的痛苦。
 《战争没有女人的脸》将这种感受深刻地表现出来,甚至还让人了解到这些女孩们曾面临考验人性的痛苦抉择,她们该选择保持人性的慈善?还是选择为生存而让兽性占据,任凭自己成为杀人的机器,理直气壮地杀戮?
 若是没读过这些为祖国奋斗、勇敢女孩们的回顾文献,我们绝对难以想象当时她们为了国家的光荣、家人的安全,放弃一切梦想、抛弃所有享乐,投奔兵役委员会争取任何一次守护家园的机会, 即便得冒着随时会死亡的风险,仍不愿使家人陷入更危险的困境;即便得永远被战争所造成的阴霾囚禁,她们也不曾后悔。她们的故事不只令人敬畏,更使人体悟到女性的勇敢与为爱奉献的伟大精神,或许我这辈子不会有机会接触到战争,但是从她们身上可以看见人类即便在最绝望之余,仍保有一丝无所畏惧的力量,得以振奋人心,使人看见希望。
 
 图片
 图片  
{Book} 我还是想你,妈妈:101个失去童年的孩子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品] 心得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